风华国乐

066311b3a7e79af45a94cac5f2ea0038

作者:  admin   发布时间:2017/9/9 5:19:18    浏览量:173
郁俊:在美食中嚼回忆#标题分割#

  郁俊是谁?他乃70后海派画家、自由撰稿人,以画画、养狗、写字度日,是“没有钻石的王老五”,也是著名画家朱新建的入室弟子。

最近,他推出了颇有“穷相”的《杂馔》和雅痞文人画史《画史之外》两本随笔集,统统上了某图书排行榜。

  看《画史之外》,让人笑口大开;看《杂馔》,让人味蕾大开……那些活色生香的本帮菜入口入心,咀嚼出的却是他自己从前的一些时光,一些岁月。  一那些美好不写就是欠它们的  “上世纪七十年代老上海没有洗手间,早上五点来钟,先是送牛奶的来,然后是刷马桶的来,挨家挨户把马桶拿出来刷,那个声音有一点像郁达夫先生写的竹子扫帚扫在街道上的声音,很干净、很清脆。

这时候每家开始做早饭,煤球炉升起了炊烟,蓝颜色的,你会看到每条路上烟开始冒出来……”  这是郁俊六七岁刚到上海时看到的石库门的生活。这也是他在新作《杂馔》里的“反刍”。  封面上的石库门,具有强烈的时空代入感,一个小男孩跳起来在自制的篮筐上投篮,门洞两边停满了自行车。其实,郁俊并不是弄堂长大的孩子,而是在部队的院子长大的。

  “小时候我有很多同学,就是石库门长大的。

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精神状态和做派,印象最深的是,石库门长大的孩子特别会骂人,会让你不寒而栗,他们绝对不会吃亏。

我也不会吃亏。

我很喜欢跟他们一起玩。

石库门的家里没有洗手间,清晨,每家煤球炉都升起了做早饭的炊烟……当然后来有很多变化,但是,那是我一直忘不掉的东西。

那些美好我要是不写就是欠它们的。

”  郁俊的文章灵动禁嚼,诙谐而充满温情,信笔拈来的轻松活络与早期读书和家教有关。

他父亲比较爱好文学,家里书多,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拿一个小黑板,一首一首地教他唐诗。

他看书速度很快。

很多人把看书当工作,但他看书却感觉非常快乐,如果是他看得上的东西还会反复读。他说,有些书像喝汤一样,你反复读是一种滋养。  二谈吃好在“穷相”穷凶极爽  崇明蟹、肉粽、素面、江刀、生蚝、阿娟小馄饨、腌笃鲜……看到这些吃食,你是不是想到了老上海?乍一看《杂馔》目录,像极了一本菜谱,仿佛走进上海餐厅。但你读后却发现,并不是奢谈美食,而只是把记忆写下来。笔下流淌的是化不开的亲情、友情、长辈的爱。躁动的青春混合着甜芦粟、肉粽和崇明蟹的鲜美。关于都市记忆中的爱和温情,也与小龙虾、江刀、生蚝、菠萝油、牛肉汉堡密切相关。  著名作家陈村评价说:“郁俊谈吃,好在哪里?在穷相二字。”上海人的“穷”是个好字。穷白相、穷开心、穷吃、穷寻、穷祸、穷好看、穷有钞票。吃之精髓是穷吃穷相,方以寸心拥抱食材,心有感恩。在这里头,无论他谈吃也好,谈女孩也好,谈很多他记忆当中那些珍贵的东西,他的想象是特别天马行空,他是一个靠想象活着的人,他说自己现在吃东西也不香,所以他是不断在文字里头把他认为香的或者记忆当中香的反复咀嚼,他靠回忆完全可以活着。  至于陈村说郁俊谈吃的“穷相”,朋友史航认为,有个成语叫穷凶极恶,但郁俊的文字我叫做“穷凶极爽”,因为一个人穷到一定时候,过年吃一块糖,糖纸留半年再去舔也很好吃。我们看这个书胃口大开,因为很窄的门透着一束光,不奢侈。  1973年出生的郁俊,1978年从城镇来到了上海,一下码头,车子开过来到了静安寺,那是全世界少有的繁华地方。什么叫繁华?就是人多墙多,他特别不适应。所以就躲到书里面。那时候有一本书叫做《文化与生活》,但是还有大量的菜谱,教你怎么做熊掌,怎么样做凤尾烧卖,他都记着。直到1986年,他才第一次出门吃饭——“那一年,国足跟德国队进行比赛,那场比赛,我当时是中学初一,跟人打赌,赌中国输两个球还是三个球。”  “结果是我输了。输了就得拿六块多钱,请另外的孩子去华山饭店吃蒸饺,那是我第一次出门吃饭。我就知道,那个蒸饺味道我还记得。我父亲是医生,做菜讲究科学,盐要定量,不许有腌腊,我们家香肠、火腿都不怎么吃,生的不行,西班牙火腿、寿司都要蒸着吃。我儿时家里吃的东西,过了半个小时就饿了,但是家里也没有吃夜宵的传统,我真正开始享受美食是第一段婚姻结束,没人管你了,很快我跟现在一样胖了,开始到处乱吃东西。”  三梳理美术史讲理不抒情  从唐代的“画圣”吴道子,到宋徽宗、赵孟頫、董其昌,再到当代大家齐白石、黄宾虹,《画史之外》所描述的艺术史上的大腕,更有你意想不到的身份,他们还是草莽画工、玩坏了天下的皇帝、倔强的木匠、怒发冲冠的英雄……  有朋友曾评价,这是一本适合所有人阅读的文人画史,尤其适合不喜欢正襟危坐听高头讲章的读者。  比如他写吴道子,“同样是名满天下的画家,活在差不多的盛唐时期,吴道子活了八十来岁,李思训只活了六十六岁。为什么呢,可能原因就是李思训画得特别仔细,吴画圣比较潦草。这种统计后来到了明末,在董其昌那里更被拿了出来作为写意绘画可以养生的铁证。此观点我也颇为赞同。你看西方玩儿油画的命更短,我现在不翻书不用度娘直接报名字,拉斐尔、华托、莫迪格利阿尼、凡高……都死于三十几岁。这份儿惨呢,我怀疑直接原因是画油画更伤精神,体力活儿扛不住。”  关于书名,既然和画史有关,为什么又称“之外”?他说:“因为我这个人品格太恶劣,文如其人,实在不能登大雅之堂,写出来的东西和那些穿西装的、穿中山装的、穿唐装的不能比。在上海、南京、北京三地都遇见过很正派的美术史论家,高端,那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。我只求糊口,速朽,所以主动添一个之外,不敢扰君子清梦的意思。”  印象深刻的还有,郁俊提到朱新建一个说法,“中央美院是中央美术情报信息学院,中国美院就是中国美术技术学院。”在郁俊看来,“央美是很了不起的学院。中国最好的画家,至少有一半是央美出来的。国美的技术有一套非常严格的办法,我讲的是国画,油画不讲;中国美院国画技术是一套速成技术,我自己在里面进修过才知道,太厉害了,让你在最短的时间,两年里,手可以达到足够的灵活度,这套办法非常厉害。只要你手足够健康,立刻可以把这个线很短时间内画得非常好,所以国美是技术学院也很对,但是这是一种技术,只有这一种,这种技术比较普遍、比较规范。如果光以这个技术洋洋自得,你可能会忘记你为什么画画。”  我现在看到很多孩子出来后以名门正派自诩,其实真的跟国际打你也很惨。拿出笔来画,那两笔真的有溯源问题。可是除了这个以外呢?有时候看厕所涂鸦可能也会让我感动,因为那个是真性情画出来的东西。这种东西如果在长期技术训练中,也许会失训。画画真的很难,没有技术可能卖不好,有了技术可能画不好。不光是学子,今天成名的大家也有这个问题,有些很有名的人,卖千万的人,也有这样的问题。今天这个时代谁也藏不了。+1。

五洲直播相关链接:香港马会资料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9426黄大仙开奖结果